青年創業故事、創業例子: 【網絡創業潮文】某天晚上我和富二代創業家吃飯 - Phoenix WAN (溫學文)@青年創業軍

【網絡創業潮文】某天晚上我和富二代創業家吃飯

刊登日: 2015-03-12 • 作者: Phoenix WAN (溫學文) • 公司/機構:腦爸打有限公司 CompBrother Ltd

**謹以這個純創作故事,送給每一位真正白手興家的年青創業家

 

「打返好條呔啦,人地係富二代,唔可以失禮人呀!」 Peter 大聲呼喝著 Joseph,兩位屋邨長大的年青80後,很久也沒試過那麼緊張了。



Peter 和 Joseph自小也十分懂性勤力讀書,一心打算未來創業脫貧,大學時便一起選讀Marketing,並成功一齊1st Hon畢業。在銀行幹了一年平平淡淡的工作後,便膽粗粗辭工出來開了間PR公司。



做了生意雖然才兩年多,憑著兩人對脫貧的決心,日以繼夜辛勤的打拚,生意也算頗不錯,比打工時賺的多,亦僱用了些員工。



Peter: 「幸好上次在青年創業軍的活動認識了William,雖然我覺得佢並不適合參加青年創業軍咁熱血的創業活動,因為佢根本就唔會有莫欺少年窮的精神...」



Joseph: 「係,佢出世就大把錢啦,讀書有私人補習老師、自己間房已大個晒我地間屋,根本就唔會明白窮有幾慘。 不過而家William 肯做我地客人,我們就要做到最好!」



Joseph 和 Peter 都對今次的Project 很有信心。



William 是某上市集團主席的獨子,是家中的寵兒,從小住好食好,在朋輩間常被奉承,會考成續不好父母便送了他去美國讀書,不知何解成績即使再差,今天已在很有名的大學碩士畢業了。



近年回流香港,得父親打本數千萬,在尖沙咀開了間幾千呎的餐廳,一心打算做香港飲食界大王。今晚,William 就是想看看Peter 和 Joseph 有什麼大計,可以幫他打造成飲食界大王。



Peter: 「Er.. waiter, any good wine but not that expensive, could you advise?」



Joseph: 「喂,不如等埋William 來到先叫啦,我地都唔熟悉紅酒這些咁高尚的享受」



Peter: 「唔好,禮貌上應該William來到就有野飲,唔通要佢自己叫咩。而且,今晚都唔知邊個埋單,都係我地控制番個價錢好...」



話未說完,William 伴著胖胖甚有褔相的身軀到來了。



William: 「Hey guys! Nice to see you two again!」



Peter & Joseph: 「Hello William ... 」
(兩人都忙著不停點頭又微笑)



William: 「Well∼唔好意思,我爹啲剛剛同我打完Golf,跟住有位法國friend 又打泥話同我傾合作,所以遲左泥」



Joseph 和 Peter 忙聲說: 「無所謂,無所謂∼ 不如我們先叫野食」



William :「 Um... 呢間餐廳我經常都帶朋友來食,環境好而且又唔貴,通常三個人泥講一萬蚊就攪掂晒」



( Joseph 心知不妙,踢了 Peter 一下。 雖然他們的公司也算經營得不錯,但平日他們都是在茶記食焗豬扒飯,要他們吃上過萬元的晚餐,實在想也沒想過)



Peter :「 William,er... er... ,我同Joseph 都唔肚餓,所以吃點小食就得了」



William: 「Oh, really ? 」



Joseph: 「係呀係呀, William 你作為飲食界的大人物,平日應該吃不少好東西呢!?」



William: 「Um, not really. Actually,我係美國讀書的時候好鬼窮,爹啲每個月只係比十萬生活費我,話要磨練我喎! You know, 班鬼仔經常都出去玩,我去幾次就無晒錢啦。 日日食爹啲請返來的廚師那些食物,果排攪到我瘦左好多。 」



Peter: 「才不會呢,你都不知幾fit! 上次青年創業軍的活動,我睇得出好多靚女參加者都經常偷望你呢! 」



意氣風發的 William ,心中暗自歡喜,很認同 Peter 的讚賞: 「I knew they are my fans, and that's why tonight, 我想你地幫我諗諗計,我要極速在香港,人人都認識我呢位傑出創業家!」



Joseph: 「好! 我深信William 一定成功! 我地公司一向的做法,都會在起初時先深入小小問客人幾個問題,我們開始吧。 William,你覺得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強項是什麼?」



William: 「Cool... Joseph you know, 我其實一直都好勤力。 細個的時候,我一遇到唔明白的地方,就會立即叫爹啲請個專門的補習老師,而且無碩士程度或以上,我都唔會睇得上」



Joseph聽到William這番話,心中確是酸酸的。從小Joseph都非常好學,讀書時雖然買不起幾本課外書,他就天天放學後都會去圖書館,什麼哲學、歷史、文學、科學的書一拿起都會停不了手。



Joseph家住的公屋,一間房都沒有,一家四口就困在這正正方方百多呎的空間。 每晚,因為不想開燈影響家人睡覺,Joseph都會於被中開著電筒,繼續進入其書海裡面的世界。十多年來的歲月,雖然日子很貧困,但知識的追求卻成為了他一切堅持人生的良朋益友。



William續說: 「在美國讀大學時候,學校要求我們去實習。 我為了學得更全面更透徹,就叫爹啲幫我買左間中型公司回來,試下管理一間十幾人size的公司。幾個月後,就賣返出去囉。」



(Joseph 和 Peter 聽到已有些嘩然)



Peter嘗試定過神來 「嗯,William 果然是相當好學啊! 果真每位成功的年青才俊,背後都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史。」



「青年才俊William,那你又為何會突然開間餐廳呢?」Joseph 開始問另一條問題,但語氣已有些不同了


William: 「其實一直以來,香港自誇為美食之都,但我又食不到什麼似樣的東西喎。有些連鎖餐廳更加不知所為,我真係唔明白那些顧客為何甘心願意食這些垃圾?  You know, You are what you eat,這些垃圾點解可以放入口?Master之後,雖然大把美國大公司都想我留在那裡工作,但我都決心要回來香港,就是要幫香港挽回美食之都的面子! 我爹啲,一知道我有呢個抱負,立即就用行動來支持我,又四處叫佢的商界朋友都來協助我,佢地位位都係大人物」



Joseph & Peter 心想:(不會吧,我們平日吃的東西都是垃圾?)



Peter: 「William,你的創業理想真係宏大... er... er... 」



Peter開始不知如何回應是好,Joseph 亦有些沉不住氣:「William,有理想當然是好事。但其實,有無諗過,是你真的靠自己雙手去實現這個理想,還是要繼續一直靠爹啲去幫你完成呢? 什麼都爹啲前爹啲後,你咁樣真的叫創業嗎? 」



William: 「 What !? 」



Peter見勢色不對,立即嘗試幫口:「William,我諗 Joseph 的意思是,你同你爹啲都好有心想建設香港... 所以... 」



Joseph: 「William, 你很幸運,一出世就要咩就有咩。每當遇到問題的時候,都有人主動去幫你解決。你說你今天開餐廳創業,但你真的知道創業是什麼嗎? 你真的有經歷過創業的辛酸嗎? 若果無你爹啲打本比你,你覺得你真係可以自己開到一間餐廳?」



William: 「What the Jo...? Joseph, what the hell are you talking about? 」



William火上心頭,很大力拍了張枱一下: 「Guys, 妒忌我呀!? 咁又係,公屋仔的老豆老母字都唔識多隻,本來就係社會的蛀米大蟲,你地無人依靠,咪只好妒忌人囉!」



「William,講還講,唔好咁過火喎! 」 原本很冷靜的Peter也忍不住了。



Joseph: 「William,雖然我同Peter都係屋邨長大,我們的父母可能唔係什麼社會上的大人物。 但沒有他們辛勤地養大我們,我們絕對無可能長大成人到今天。唔該,唔好侮辱他們!」



William: 「Are you serious? 你睇下你地個款,以為開到間PR公司就好威威呀? 唔好玩啦,我只要一個電話,我爹啲就可以立即買間比你大規模十倍有多的PR公司比我! 唔該你地照下塊鏡,成大個公屋樣印係塊面到,醜唔醜呀? 我話你知,成功的上一代可以令下一代繼續成功,失敗的上一代只會製造更失敗的下一代!」



Peter: 「William, 可能你並不明白我們的意思,創業應該是靠自己雙手,才算是真正的創業家吧?」



Joseph: 「係,我們同你由出世開始的起跑線已經完全唔同。 你可以住大屋、有自己的大房間、餐餐食好野、有私人補習老師、要什麼幾乎都可以有,即使出到來社會去創業,又有人比一大筆錢去幫你、人脈先天已比我們強非 常多; 你的人生每一步,無論你想去邊一個方向,都有人大大力咁係後面推著你行,或者係開住架靚車載住你走! 而我們呢? 唔好話奢望有人去幫,我們的每一步都好似要拖住成個好沉重的屋企去行,只要行錯一步唔小心仆低,都會連累成個屋企! 呢個世界真係好唔公平 ...」



Joseph 一邊說,一邊眼泛男兒淚。 好像要把二十多年來的積下來的辛酸,通通在今晚都和盤托出。



但William好像依然故我: 「Hey guys, you two are crazy! 講到咁辛苦,呢個世界咁唔公平,做咩唔死左去好過呀? 咁又係,你地班鄉下仔死鬼左,又點可以睇住我的成功?唔好發夢啦,學人同我講咩叫做生意? 我的創業一小步,你們用廿年都追不到呀! 今日我肯同你地講野,幾生修到啦。 若果我係你地,就唔該拿拿聲死返去管住你地的蛀米大蟲父母,叫佢地唔好再臭坑出臭草! 」



Peter低下了頭: 「唉,再講落去都無咩意思。 對唔住,今晚失禮晒,要William花了寶貴的時間。」



William輕輕笑了一下,那個笑容雖然輕得很,但其恥笑味兒卻很濃: 「Guys, keep enjoying your stupid life, hahaha」



伴隨著William 的笑聲,他的司機亦來到接他上車去了,看著他那大搖大擺的肥胖身軀步出餐廳,並進入那架不知多名貴的七人車,今晚的晚餐亦正式隨之告終。 但告終的只是今晚的晚餐,明天早上起來Peter和Joseph又要繼續其不公平的人生,走那完全不公平的創業之路。但無論多不公平,他們都只能夠咬實牙 關一直走下去。

 

 

Share:


> > 按此回到「青創軍報」,查看其它創業故事報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