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施政報告 青年創業政策足夠嗎?(2017-01-18)

在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相繼請辭下,於一片社會爭論聲中,2017年施政報告終於正式出爐。 還記得2015年及2016年度的施政報告,青年創業相關政策,算是有所突破,亦掀起了社會對於創業青年的重視。 然而,今次2017年的施政報告,青年創業政策又是否足夠呢?

 

2017年施政報告 青年創業政策重點可歸納為以下數點:

a)創意科技類

  • 在香港近邊境位置(落馬洲河套地區) 發展「港深創新及科技園」
  • 預留蓮塘/香園圍口岸附近一幅超過50公頃的土地,用作科技業或工業發展之用
  • 在科學園旁建「創新斗室」住宿單位予科創公司及科研人才入住

 

b)創業文化、教育類

  • 再注資15億元於「持續進修基金」,鼓勵持續進修學習
  • 「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」: 資助6間本地大學,望能培育超過120間科技初創企業
  •   政府會與生產力促進局成立「知創空間」,推動創業文化及「再工業化」

 

c) 創業便利類

  • 免費WIFI 服務熱點增至18 400
  • 「空間數據共享平台」: 推動空間數據共享,促進資訊流通及整合,支援智慧城市的建設

 

筆者嘗試把2017年施政報告,直接或間接有關於青年創業的新措施歸納為上述的三大範疇。有兩點本人認為是值得稱許的,(i)有承接早前施政之後續及改進,例如肯定落實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的20億元的「創科創投基金」、要求檢討研究經費的分配方法等改進 (ii) 開始嘗試以教育及文化入手推動青年創業的能量。 但從表面的數字及篇幅來看,的確還有若干空間政府可以再細想:

 

1)創業基金後浪乏力

2017年施政報告,未有就新的創業基金大力著筆,多是落實或重提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的創業基金。例如20億元的「創科創投基金」會於今年年中正式開展,及年中推出5億元的「創科生活基金」,資助應用科技創業項目。但新範疇的創業基金,或支援新興經濟(如共享經濟) 等配套則有點後浪乏力之感。

 

 

 

2)創科用地仍然偏遠

過往眾多媒體亦曾反映科學園及數碼港選址偏遠,交通配套亦不見足夠,在商業場上爭分奪秒的初創企業Startup,未必願意每天花上這麼多的時間於交通上。而且,初創企業屢要對客戶、對商戶、及大眾的互動,偏遠的地方對他們而言亦相對吃虧。但2017年施政報告提及的落馬洲河套地區、蓮塘/香園圍口岸,仍然是相當偏遠。雖然科學園旁邊建「創新斗室」住宿單位,供科創公司及科研人才入住,但還是治標之法而已。

 

 

3) 數據共享計劃未見具體

Uber 、Airbnb捲起的共享經濟旋風席捲全球,香港作為國際大城市,此旋風的衝擊力可為尤甚。而香港亦愈來愈多共享經濟平台萌芽,這類初創企業需要的社會或公共數據開放共享至關重要。可是,2017年施政報告中提及的數據共享計劃像是關鍵字般的描述舖蓋,實質具體計劃未見。

 

 

新加坡整個創新創業的政策框架主軸為 RIE 模式推動,RIE 是 Research,Innovation and Enterprise,以創新科技技術,帶動新商業模式,並由企業商業化進行。今次香港的2017年施政報告有一點筆者頗為認同,就是著重創業教育文化。創業不是一產物或一洐生品,應該由創業青年們的自覺而然,才能談得上有優質創業項目的出現。你是自覺去創業,而不是外在環境引誘你創業吧。

 

 

註: 本文作者溫學文 (Phoenix) 為創業組識「青年創業軍」之創辦人 及「香港青年創業政策關注組」之發起人。



> > 按此回到過往媒體報導